做翻譯機這3種人才必不可缺|人工智能|AI獵頭

作者:企鵝 /  / 瀏覽次數:
 
“智能語音目前最實在落地的場景便是翻譯,如果產品確實能夠做好的話,市場空間很大。在智能語音領域,如果說2017年火了智能音箱,那么2018年以來火的便是翻譯機了。越來越多的玩家爭相步入該市場:科大訊飛自2016年底便推出曉譯翻譯機,經過2017年底的升級后,于2018年4月推出訊飛2.0翻譯機;同年1月,搜狗公司的旅行翻譯寶正式亮相,3月在京東正式啟動預售;5月,小米生態鏈公司香蕉出行推出魔芋AI翻譯機,并在微軟Build開發者大會上得以展示;7月19日,獵豹移動發布AI翻譯產品——小豹AI翻譯棒,為翻譯機市場再添戰火。
 
翻譯機的工作離不開三項技術核心:自動語音識別(Automatic Speech Recognition)、機器翻譯(Machine Translation)和語音合成(Speech Synthesis,或稱Text-to-Speech,TTS)。相關智能語音技術已基本成熟,而之所以催生出翻譯機這一硬件形態,則源于天然巨大的市場需求。這三類人才都是目前市場上比較稀缺的專業化人才,就比如TTS算法工程師最起碼也要月薪30K以上,還很難找到匹配的人。
 
“消費互聯網開始走向線下場景,再往下互聯網力量越來越大之后,開始需要有家國情懷,需要與國計民生有更多的聯系。”2019中國互聯網大會今日舉行,會議期間,搜狗CEO王小川接受新浪科技專訪,分享對人工智能、智能硬件等產業看法,以及對公司未來的思考。“做翻譯機要有足夠的情懷和使命”搜狗更像一個互聯網公司還是一個AI技術型公司?王小川沒有猶豫地告訴新浪科技,“我會認為我們更像是一個技術公司。”不過從搜狗第一季度財報來看,搜索和搜索相關收入占到了總營收的92.7%,而且由于智能硬件戰略的調整,相關產品的銷售額還有所下滑。王小川也坦言,翻譯機本身是一個小眾市場,“因此做這件事要有足夠的情懷和使命,而不只是一個賺錢的工具。”2018年1月,搜狗正式發布翻譯硬件產品,至今已經一年半的時間了,但在王小川看來,與語言相關的AI,未來可見的時間還是用來做輔助的。“現在更多的是在不嚴肅的場景,例如旅游場景中使用,你說寫一個法律文件,現在是做不到的”。“目前技術還是不斷升級進步,我們更愿意掌握核心翻譯能力”,王小川表示,市面上的翻譯機里面只有少數有自研的翻譯能力,更多用其它家的API接口去做,“這不是我們所認為長久上需要的一種模式,現在還處在一個技術為核心,快速迭代的過程當中。”
 
  去年在烏鎮,王小川曾表示,“希望小眾產品帶品牌,大眾產品帶用戶量,從這方面考核投入產出。”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王小川也向新浪科技透露了這款“大眾產品”的最新進展,“錄音筆是打前戰的,今年年內會發布一款與語音相關的復合型產品,但不是音箱。”對于翻譯硬件在搜狗商業中的地位,王小川表示,“翻譯機在商業上不是一個大的東西,我們更關心是否利用這個機會,產生更多聚力,在以后的論文體系或者國際交流里,幫助中國人扮演更多的角色。” “最近1、2年AI助理將有更多突破”在去年的互聯網大會上,搜狗聯合新華社發布了“AI合成主播”,讓AI分身和個人助理走入人們眼前,王小川表示,個人助理是翻譯在技術演進路線中下一步,也是搜狗AI的核心方向之一。“搜狗希望幫助普通用戶獲得更好的智能服務,未來走向個人助理,但是背后也需要有行業的經驗和能力,”在接受新浪科技專訪時,王小川表示,合成主播等分身更多是給行業賦能,使得能對于行業產生連接或者影響力。“反過來這些分身有了行業經驗之后,也會變成服務個人助理的一部分。”
 
  正如王小川所說,目前AI助理還更多停留在To B的層面,這對一向擅長To C業務的搜狗提出了一些新的挑戰。王小川認為,分身技術是進入To B的一個接口,搜狗以前的經驗不是特別豐富,所以要去嘗試。“我們認為這件事情,既有商業上的挑戰和興趣,又有技術挑戰和興趣,我們是積極去做這件事情。”王小川進一步表示,搜狗正在認真考慮升級自己的基因,能跟行業做更多結合,更好的將分身技術應用在To B領域。至于個人助理何時能走入大眾生活,王小川預計最近1、2年里面,個人助理就能有更多突破,他也希望分身和個人助理業務能成為搜狗未來的增長點。“搜索引擎扮演用戶與醫院連接中很重要角色”中國互聯網大會開幕式上,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提出了一個新觀點,認為“互聯網時代才剛剛開始”,對此王小川也表示認同,“以傳統To C去完成的互聯網,確實已經到了線下連接的階段,但專業人士跟互聯網連接確實剛剛開始。”在王小川看來,互聯網力量越來越大之后,開始需要有家國情懷,不僅有更大的責任,還需要與國計民生有更多的聯系。于是搜狗將觸角延伸至醫療領域,“我們的探索需要更偏向行業,能夠跟醫院有一個共建,才能給消費者帶來更好的服務。”在這個過程中,數據就成為了很重要的一環。
 
  “數據現在不是連接問題,而是還沒有生產出來。”王小川進一步表示,現在醫生并沒有精力做更好的記錄,需要AI幫助醫生在問診過程中,能夠建立自己的個人檔案。他甚至預測,在未來5-10年之間,互聯網和醫療體系會有新的融合出現,有可能出現雙方共建醫療體系。實際上,早在2016年搜狗就已經推出了獨立的明醫搜索頻道,開始布局在醫療領域的搜索,但是面對其他搜索引擎頻繁出現問題,搜狗為何還是堅定地在做?王小川解釋稱,“用戶習慣不是這么容易改變的,搜索引擎也不能說開天窗”。“搜索引擎在今天扮演了去連接用戶信息獲取以至于跟醫院連接里面很重要的角色”,王小川表示,很愿意跟行業一塊能推動面向用戶醫療服務的數字醫生。一方面希望融合共建,另一方面卻有部分搜索引擎試圖簽約獨家醫療內容。對此,王小川表示,“如果把國計民生當成最高標準的時候,有些時候是要跟商業利益中間取得一個平衡,這樣企業才能走的更遠。對于這樣一些重要信息,如果試圖去壟斷,讓其它公司沒法去使用,我們覺得是有害于整體行業發展。”“價值互聯網將顛覆信息互聯網”
 
  作為一位技術領域的實踐者,王小川也十分關注區塊鏈技術的發展,此前對于Facebook主導的數字貨幣計劃Libra的發布,他在微博上表示,“互聯網3.0來了” 。什么才是互聯網3.0?王小川向新浪科技解釋道,互聯網3.0開始稱作價值互聯網,數據帶來的價值能夠進一步投資和交易,會帶來巨大的想象空間。在他看來,“價值互聯網是對于只是信息互聯網的顛覆。”Libra的出現掀起了全球的大討論,但與此同時,其發展也在美國遭到了一些挑戰,談到這個話題,王小川直言是媒體報道里過度渲染了挑戰,“我覺得社會中間有反對聲音,能夠讓它更健康成長,目前為止我們認為發展還是在軌道里。”談到目前區塊鏈行業的發展,王小川也表示,“今天不管中國還是全球有若干的創業企業是走偏了,甚至對行業帶來傷害。”在他看來,區塊鏈應當是技術+商業,甚至加上治理,是三位一體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