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套備份系統曝光|華為備胎計劃

作者:網絡 /  / 瀏覽次數:
 
自從美國下達對于華為的禁令之后,華為便啟動了備胎計劃。既然無法再繼續使用高通公司生產的芯片與電子元件,那么華為就啟動備胎計劃,將海思正研發的麒麟芯片,正式從備胎轉正投入生產。這封鎖危機看似已經可以通過有效方式進行解決,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近ARM公司宣布中斷與華為公司的合作,使得備胎計劃也陷入了危機之中。ARM公司雖然也屬于芯片供給公司,但從嚴格意義上來講Arm公司出售的是ARM架構。這個公司是手機行業中的IP龍頭,基本上市面上大部分的手機品牌公司都與ARM有合作,使用其半導體以及芯片研制技術。同樣華為海思麒麟芯片也使用了ARM架構,也就是說如果ARM一旦與華為終止合作,會對備胎計劃產生相當嚴重的影響,麒麟芯片將無法再以ARM架構為基礎進行研發,此舉和釜底抽薪沒有兩樣。而ARM公司創始人也對外表示,斷供華為技術對于ARM公司來說會造成重大損害,而ARM早就已經被孫正義的軟銀收購了,所以也是迫于無奈,如今全球化經濟的背景下,尊重科學尊重知識才是出路,抵制華為終將是一條不歸路,而沒有華為參與的科技賽場,那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賽場,華為也不斷用自己的實力和技術底蘊驗證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合作共贏才是出路,單打獨斗是不歸路,支持華為吧!
 
受美國禁令的影響,自5月16日開始,谷歌已暫停了與華為的合作,雖然之后向華為發放臨時許可證,華為可以繼續使用谷歌GMS相關服務,但仍然將于2019年8月19日終止。這也迫使華為準備推出自己的自主操作系統鴻蒙。據了解,華為自主操作系統鴻蒙打通了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能穿戴等各個領域,還將兼容安卓應用和所有Web應用。而根據余承東此前給出的時間,華為鴻蒙操作系統最早會在今年秋季跟大家見面,最晚則會在明年春季。新消息稱,華為鴻蒙最快可能會在8月或9月推出。目前,華為已經在國內以及全球多個國家申請注冊了“Hongmeng”商標。而隨著時間的臨近,外界對于華為鴻蒙的關注度也是越來越高。
 
不過,近日有俄羅斯的媒體爆料稱,華為打造的備份系統(鴻蒙系統)并非是從零開始,而是基于開源的Sailfish OS(旗魚操作系統)研發而來。事實真的如此嗎?Sailfish OS的前世今生提及Sailfish OS,我們就不得不介紹它的前身MeeGo。MeeGo是由諾基亞、英特爾于2010年聯合推出的一款一種基于Linux開發的針對便攜設備的操作系統。其整合了英特爾的Linux運算環境Moblin與諾基亞的Linux運算環境Maemo雙方的優勢,不僅可支持基于英特爾架構的芯片,還可以支持Arm架構的芯片,而且原有的原有的Moblin和Maemo應用都可以直接運行在MeeGo上,包括基于MeeGo Qt, Webkit 的開發應用,多個Runtime之上的應用等。正因為以上的特性,使得MeeGo最開始的定位就是針對多種計算設備的硬件平臺而設計,包括便攜式筆記本電腦、上網本、平板電腦、智能手機、聯網電視機和車載信息娛樂系統等。在MeeGo系統推出之后,諾基亞于2011年6月還推出了首款搭載MeeGo系統的智能手機諾基亞N9,并且也獲得不錯的市場表現。可惜的是,隨后在2011年諾基亞全面倒向了微軟的WindowsPhone系統,這也使得MeeGo系統被拋棄。
 
2012年,心有不甘的原諾基亞MeeGo項目組員工和諾基亞N9部門的一些人才,以及MeeGo開發者社區的一些人才,聯合成立了一家名為Jolla Mobile的移動初創公司。2012年11月21日, Jolla Mobile發布了基于MeeGo改進而來的Sailfish OS,而為了避免重蹈MeeGo的覆轍,Jolla Mobile一開始就為推進Sailfish OS的生態建設做了非常多的努力,比如將Sailfish OS開源,隨后Jolla Mobile還為Sailfish加入了安卓兼容層,從而實現全面兼容Android,包括應用端的兼容以及硬件方面的兼容。2013年5月,Jolla Mobile正式發布了首款運行Sailfish OS的手機Jolla。2016年Jolla Mobile又發布旗下第二款Sailfish OS手機Jolla C。同時,開始有第三方手機品牌廠商開始推出搭載Sailfish OS手機,比如印度的Intex。2017年3月,Jolla Mobile還與索尼移動公司達成合作,Sailfish OS將官方適配索尼Xperia眾多設備,首款產品是索尼Xperia X手機。總的來說,自Sailfish OS推出以來,確實有一些搭載Sailfish OS的手機推出,官方也適配了一些機型,但是,畢竟Sailfish OS屬于小眾系統,這也使得其市場表現非常一般,再加上Android生態的越來越健全,Sailfish OS也是越來越沒有了存在感。
 
Aurora OS:華為第二套備份系統?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國家為了減少對于Android系統的依賴,開始支持小眾的開源系統。2016年,Sailfish OS就成為了俄羅斯政府“替代 Android”計劃的首選系統。隨后, 一家名為Open Mobile Platform(OMP)的俄羅斯企業獲得了Sailfish OS在俄羅斯地區的授權,負責研發用于俄羅斯市場的定制系統。隨后,基于開源的Sailfish OS系統的Aurora OS誕生,而目前該系統已經被俄羅斯作為政府和政府背景企業所推薦使用的OS。據俄羅斯媒體CNEWS近日的報道,俄羅斯數字發展和通信部長康斯坦丁諾斯科夫近日建議華為放棄Android,轉而支持俄羅斯的發展。在華為輪值CEO郭平接受采訪時,他也討論了中國智能手機品牌使用基于俄羅斯Aurora OS過渡的可能性。報道稱,華為已經開始在設備上測試Aurora OS。從目前的信息來看,Aurora OS不太可能是華為近期宣傳的鴻蒙系統,Aurora OS應該只是華為的在考慮當中的第二套備份系統,主要是為了應對與谷歌合作的臨時許可到期后(2019年8月19),到鴻蒙系統正式推出之前(最晚明年春季)的過渡期。
 
那么,華為鴻蒙是否也會是基于開源的Sailfish OS衍生而來的嗎?鴻蒙系統是基于旗魚OS開發的?正如我們前面所介紹到的,Sailfish OS系統的前身MeeGo最開始的定位就是針對多種計算設備的硬件平臺而設計,包括便攜式筆記本電腦、上網本、平板電腦、智能手機、聯網電視機和車載信息娛樂系統等。Sailfish OS則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優化,加入了對于安卓應用的兼容,并且將系統進行了開源。看到這里是不是有種熟悉的感覺?華為的鴻蒙系統號稱也是打通了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能穿戴等各個領域,并且也可兼容安卓應用。對于做硬件起家的華為來說,從無到有來做一個跨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能穿戴等各個領域,并且還能兼容安卓及Web應用的操作系統,顯然是非常困難的。所以,華為確實有可能借鑒了之前的一些開源的操作系統的技術和經驗,而這其中可能就包括了Sailfish OS。不過,需要指出的是,華為鴻蒙系統應該并不是簡單的基于Sailfish OS修改而來,也不是類似Aurora OS的一樣的基于Sailfish OS的分支。首先,Sailfish OS所聲稱的兼容Android應用,似乎還是需要應用廠商或者第三方合作伙伴來為其“適配”或“轉制”這些應用,也就是說,并不是所有Android應用都能夠沒有任何附加條件的直接在Jolla手機上完美運行。
 
而余承東此前的表述則是,鴻蒙系統可以“兼容全部安卓應用和所有Web應用”,而且如果應用通過“方舟編譯器”重新編譯后,在鴻蒙系統上運行性能還可提升超過60%。也就是說,鴻蒙系統應該是可以直接運行所有安卓應用的。可能是通過虛擬機的形式實現,但是這可能會犧牲一些效率。不過華為可以直接將上架到華為應用商店的APP通過方舟編譯器進行編譯后再進行上架。其次,從已經曝光的據稱是“鴻蒙操作系統”的界面來看,其與目前安卓的界面是個非常相似的,而相比之下Sailfish OS不論是在界面和操作方式上(更多的手勢操作)都與安卓有著較大的區別。而對于華為來說,要想留住用戶,鴻蒙自然需更多的延續安卓的操作習慣,給用戶無縫銜接的體驗,降低用戶的學習成本。第三,雖然MeeGo誕生之時的定位是跨多硬件平臺(便攜式筆記本電腦、上網本、平板電腦、智能手機、聯網電視機和車載信息娛樂系統)的系統,但是之后的Sailfish OS則成為了局限于智能手機應用的系統。而華為鴻蒙則具有類似此前的MeeGo的跨多硬件平臺的特性。
 
另外,華為從曝光鴻蒙以來,更多對外透露的是鴻蒙是“完全自主研發的系統”,如果只是基于其他開源系統的定制版,那么則談不上“完全自主研發”。總的來說,目前華為的鴻蒙系統尚未正式推出,官方透露出的信息也是十分的有限,不過基于現有的信息來看,鴻蒙應該是一個獨立的系統,當然可能在某種程度上借鑒了包括Sailfish OS在內的一些開源的操作系統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