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備胎芯片轉正|人才興技|技術自強

作者:企鵝 /  / 瀏覽次數:
華為備胎芯片轉正|什么意思呢?行千里吃肉,馬行千里吃草,活魚逆流而上,死魚隨波逐流。如果,感到此時的自己很辛苦,告訴自己:容易走的都是下坡路,堅持住,因為你正在走上坡路!
“今天,是歷史的選擇,所有我們曾經打造的備胎,一夜之間全部轉‘正’!”“今天,這個至暗的日子,是每一位海思的平凡兒女成為時代英雄的日子!”5月17日凌晨,華為海思總裁發出致員工的一封信。當天這封信在網絡熱傳,引發網友的強烈點贊、如潮好評:“為華為的前瞻性點贊!”“這就和老一輩科學家研究從無到有的歷程一樣,加油!”這封信,是華為方面對美國商務部以國家安全為由將華為公司及其70家附屬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后的回應。在有人以為這是華為的“噩夢”時,華為卻早就未雨綢繆。事實上很多企業發展的過程中都應該未雨綢繆、對技術人才的重視應該提到更高的層面、獵頭招聘可以有效解決這個問題。華為被列入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的實體名單,也就是美國要制裁華為,限制對華為的芯片供應,華為海思的部分芯片本來是備選方案,如果不發生這樣的事情都不一定會拿出來使用,現在面對無端的制裁和限制,那些備胎芯片就正式拿來使用,就是所謂的轉正。太陽不會因為你的失意,明天不再升起;月亮不會因為你的抱怨,今晚不再降落。蒙住自己的眼睛,不等于世界就漆黑一團;蒙住別人的眼睛,不等于光明就屬于自己!路再長也會有終點,夜再長也會有盡頭,不管雨下得有多大,總會有停止的時候。

 
海思全名是為海思半導體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10月,負責華為自己的芯片設計。其中大家熟知的華為手機芯片麒麟系列就是出自海思,除了手機芯片,海思的產品還有服務器芯片(鯤鵬系列)、基站芯片、基帶芯片、AI芯片等等。海思公司總部位于深圳,在北京、上海、美國硅谷和瑞典設有設計分部。據DIGITIMES Research發布的2018年全球前十大無晶圓廠IC設計公司(Fabless)排名,海思以75億美元營收排名全球第五。海思半導體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創建于1991年的華為集成電路設計中心。2013年,海思實現盈利,營收也達到了92億元,員工更是達到了5000人。如今,海思已經生產了超過200種芯片,申請了超過五千項專利。其業務還包括了消費電子、通信等領域的芯片與模塊解決方案。在這十幾年的發展下,海思在手機芯片、移動通信芯片、家庭數字芯片等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已發展成為我國最大的半導體和IC芯片設計公司。比如大家所熟知的手機麒麟芯片外,2017年,華為手機全球出貨量大約為1.53億部,有7000萬部手機使用了麒麟芯片,海思麒麟芯片可以說是助力華為趕果超星之路的最大動力。如今的麒麟系列芯片,甚至已經趕上了行業龍頭高通。而海思的安防芯片已經超越德州儀器成為世界第一,市場份額一度占據百分之七十。其高端路由器芯片早在2013年就處于全球領先的位置。海思公司一直堅持研究芯片方面的技術,也是其能在企業受到困難時有解決困境途徑的重點。這也說明了科技企業在發展過程中,要不斷提高自身的科技水平,才能在市場上發展的久遠。一個人如果當了“備胎”,是有點可悲的;但是如果沒有一點“備胎思維”,結果可能是可怕的。在被美國列入不得提供產品的“實體名單”后,華為準備多年的“備胎”計劃浮出水面。華為旗下海思半導體總裁何庭波發布內部信稱,華為多年前已經做出過極限生存的假設,預計有一天,所有美國的先進芯片和技術將不可獲得,而華為仍將持續為客戶服務。你或許很辛苦,跌跌撞撞一身傷,也許會有人安慰你,但不會感同身受,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只能看到勝利者的汗,卻看不到失敗者的淚。你要明白,不是只有你一人在忙碌,大家都各懷心事默默付出。這點傷真的不算什么,苦當做禮物,永遠在路上,才是一生不改的風景。
 
何庭波表示,海思將啟用“備胎”計劃,兌現公司對于客戶持續服務的承諾,以確保公司大部分產品的戰略安全,大部分產品的連續供應。華為立志,將數字世界帶給每個人、每個家庭、每個組織,構建萬物互聯的智能世界,我們仍將如此。今后,為實現這一理想,我們不僅要保持開放創新,更要實現科技自立!今后的路,不會再有另一個十年來打造備胎然后再換胎了,緩沖區已經消失,每一個新產品一出生,將必須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2004年10月,深圳市海思半導體有限公司(這就是本文提及的華為海思)正式成立,其前身是華為ASIC設計中心。其實,華為海思并不是只研發手機芯片。根據其官網介紹,華為海思的芯片組和解決方案涵蓋數字家庭、通信和無線終端等領域,值得重點關注的內容為:目前在全球多地設有辦事處和研究中心,擁有7000多名員工;成功研發Balong5000modem,成為第一家將5G無線芯片組商業化的公司(首個基于Balong5000芯片的5G終端產品是5GCPEPro);在全球安防監控領域,華為海思幾乎占據90%以上的市場份額;根據市場研究機構DIGITIMESResearch的最新統計榜單(統計數據來源于2018年),華為海思是全世界排名第五的芯片設計公司。雖然華為海思的業務廣泛,但最受關注的依舊是手機芯片。2009年,華為海思推出了第一款面向公開市場的手機終端處理器——K3,這是國內第一款智能手機處理器。2012年,華為海思推出K3V2,并打算用在旗艦手機Mate1、P6等機型上。但是,該芯片功耗過高,兼容性差,最終直接影響了手機銷量。2013年底,華為海思推出了目前最受矚目的麒麟系列芯片的第一款——麒麟910,這是華為海思的第一款SoC(片上系統)。2014年9月,麒麟925芯片推出,麒麟系列芯片開始被大眾接受。隨后,華為海思的麒麟系列芯片一直與華為旗艦手機綁定,比如P7和麒麟910T,Mate7和麒麟925,Mate9和麒麟960,Mate10、榮耀10和麒麟970等。根據IDC近日發布的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銷量報告顯示,華為出貨量增長50.3%,達到5910萬部,超過蘋果3640萬部的銷量,掌握著全球第二大份額。這也側面驗證了,華為海思麒麟系列芯片的成功。回顧中國芯片史,雖然那場著名的“漢芯一號”騙局讓國產芯片研發長期無人敢投資,但不乏熱衷探索的人才。比如回國創業,帶領團隊成功研發“星光一號”的硅谷精英鄧中翰,這在當時是國內首枚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多媒體芯片,甚至讓這家公司成功在納斯達克上市。然而,這家公司最終沒有敵過高通、聯發科等大廠的競爭,2017年的營收僅為聯發科的3.9%。如今,英特爾宣布退出5G調制解調器的研發,高通公布其第二代5G調制解調器SnapdragonX55(目前還未成功商用),華為推出5G基站核心芯片——天罡,發布首個基于Balong5000芯片的5G終端產品5GCPEPro,成功進入商用軌道。20年來,華為海思的堅持和研發成果讓其今天有勇氣喊出“科技自立”的口號。每一個選擇沒有絕對的對錯,我們只能靠奮斗,靠堅持,靠努力,沿著當初選擇的路,一點點接近目標,來證明當初的選擇顯得正確。時鐘撥回一年前。當中興通訊因為美國制裁而跌落谷底時,國人才恍然發現,原來中國這個世界第二的經濟體在高精尖技術領域與美國之間的差距這么大。
  從圖片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國在家用電器、建材、鐵路和高鐵技術等少數領域領先美國,但在其他20多項技術領域都遠遠差于美國,特別是前沿行業中的商業航空器、半導體、生物機器、特種化工和系統軟件等核心技術領域,與美國差距懸殊。這也就是為什么,美國商務部對中興的芯片禁令打擊會那么痛。中興通訊發布的財報顯示2018年全年凈虧損接近70億元。數據顯示,僅2016年中國進口芯片金額就高達2300億美元,花費幾乎是排在第二名的原油進口金額的兩倍。互聯網核心技術是我們最大的“命門”,核心技術受制于人是我們最大的隱患——此次事件,讓我們感受到切膚之痛。當中興因為核心部件芯片被限制供應時,華為2018年手機出貨量超2億臺,所用芯片海思占近8成。海思2018全年收入約76億美元,略低于聯發科,位列世界第五。同樣的手機通訊廠商、同樣面臨來自美國的正面壓力,中興和華為海思就是“中芯”的不同結局。
        就算阻礙再多,也要想盡辦法解決。不逼自己一次,就不會發現隱藏的潛力,不靠自己一回,就不會知道什么叫獨立!所以請擦干你的眼淚。誰不是摔倒后繼續爬起,誰不是寒心后看懂人心。沒有經歷過失敗,怎么摸清規律,沒有承受過打擊,怎么重建信心。堅強是經歷過后才有的,獨立是努力之后做到的,沒有誰的堅強和獨立是天生的。當你扛過、忍過、承受過,你就會明白,逼出來的堅強,最牢固,扛出來的獨立,最持久!